您好,欢迎来到企业家日报网!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区域
  经济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重庆 | 黑龙江 | 吉林 | 辽宁 | 江西 | 江苏 | 山东 | 安徽 | 河北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陕西 | 山西 | 四川 | 青海 | 海南 | 广东 | 贵州 | 浙江 | 福建 | 甘肃 | 内蒙古 | 云南 | 宁夏 | 新疆 | 西藏 | 广西
您的位置:企业家日报首页 > 高端访谈  

踏雪寻“梅”,都市寻“隐”——访当代著名画家孙少章
2018-5-17 21:30:00 来源:企业家日报 文字: | |

 刘鹏 吴秀之

  当今画坛,有一群人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独特个性,他们不慕艺术的时尚,不赶画界的潮流,他们尽管山水、人物、屋宇谙熟于心,但偏偏有所侧重,独爱花鸟,尤喜梅花。著名画家孙少章就是其中一位。

  2018年1月23日下午3点多,我们顶着暴风雪走进了孙少章的画室。此时,距离约定的采访时间已经推迟了一个半小时。这是南京近十年来罕见的暴风雪,孙少章发信息说:“安全第一!”在这一个多小时的等待中,孙少章并未闲着,他看看书,也创作新的作品。我们一进门,他就嘘寒问暖、张罗着泡茶,让我们从凛冽的风雪之中一下子走进了暖意融融的书香与翰墨的世界。这是我们第一次走进他的画室。孙少章画室内挂满了梅花作品,腊梅、红梅、白梅、墨梅,朵朵梅花静静绽放,枝枝梅花傲骨凌寒,我情不自禁想到一个词:踏雪寻梅——没错,我们这次采访孙少章,就是要走进这位艺术名家的内心世界,去寻访那朵盛放在他心灵深处的梅花,了解他艺术创作的丰富内涵,感悟他大隐隐于市的风范。

  本是山水一名家 何来神笔画寒梅

  孙少章,又名环河源人、新金陵墨匠等等。生于1945年,南京市人,祖籍常州武进。善山水、花鸟,人物。年幼时自学绘画,能者为师,转益多师,博采众长。后择拜同乡傅抱石纪念馆馆长徐善为师。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研究院(北京)高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研究会会员;江南诗书画学会会员;亚州文化艺术家联合中心会员,中国水墨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书画国际大学教授,中国药科大学艺教中心国画教授,南京国博书画艺术交流中心副主任,南京文博艺术馆副馆长。

  在忆及是如何走上绘画之路时,孙少章说,十二三岁的时候常常去姐姐家玩,由于两家人分居城东城西,所以每次去姐姐家都要步行穿城而过。走过多次,他听人家说常州有个工人文化宫,他向人打探到文化宫地址,但位置并不在自己去姐姐家的必经之路上,这让孙少章左右为难:如果取道工人文化宫,那将绕很多路,耽搁他不少时间;如果错过工人文化宫,那么他将与艺术世界失之交臂。权衡之后,少年孙少章决定加快脚步,先去工人文化宫,进入艺术殿堂,欣赏名家真迹,随后再带着兴奋之情一路奔至姐姐家。

  常州作为江南富庶地,历史悠久,人文荟萃,著名画家刘海粟、谢稚柳、李天行、汤寅、谢伯子等都是从常州走出去的名家巨擘。工人文化宫更是被誉为 “文化摇篮”、“文化热土”,孙少章在这里见到了许多难得一遇的名家真迹,从这些书画作品里领略到一番全新的天地,这番天地冥冥之中涵养着孙少章,让他对书画产生一种近乎于天性般的喜爱。常州工人文化宫以及博物馆也几乎成为他每次去姐姐家途中必须朝圣之地。

  除了每次特意多走很多路,拐到工人文化宫与博物馆之外,家门口的老人也经常坐在河边、树下跟一群孩子们讲述传统故事,十几岁的孙少章也极喜欢托着腮帮着静静聆听,从《西游》、《三国》、《水浒》、《红楼》一直到唐伯虎点秋香、祝枝山大闹明伦堂、文征明吃亏送银,潜移默化的滋养了孙少章对于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的喜爱。

  童年是孩子们尽显天性,疯狂嬉闹的时代,然而孙少章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绘画,从小猫小狗,到花鸟鱼虫,从近处的河流到远方的青山,他都信手拈来不断地锤炼功底。后来孙少章来到南京,从书画作品上了解到当时声名赫赫的金陵四家,诸如钱松嵒、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并有幸与其中多位名家有交往,这让孙少章先生倍感荣幸。

  尤其令孙少章感佩的是魏紫熙先生,他曾亲自指导孙少章购买书籍,而魏紫熙的学生徐善当时与孙少章比邻而居,且年龄相仿,还是同乡,两家人经常串门,感情甚笃。徐善幼年时代即从“四王”入手,上及马、夏,下至当代金陵名家,对于传统的中国画无论山水、人物、花鸟、工笔、写意都作过系统的学习和研究,对于孙少章的绘画学习有过不少启发。

  令孙少章略感遗憾的是,由于傅抱石在六五年就已去世,他没能见到这位金陵四家之首,没能亲聆大师教诲,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傅抱石艺术的醉心研习,孙少章在创作山水画时,尤擅利用“抱石皴”,以散锋乱笔表现山石的结构,使得作品以气取势,磅礴多姿,浑如天成。

  中年以后,孙少章在山水、花鸟等创作上日臻佳境,翻开他的画册,不难发现许多作品都曾广受画界好评。《轻舟疏影月宫寒》,画面上“一轮明月上松枝,轻舟入水抵中流”,远处山峦若隐若现,近处岩石浓墨晕染,扁舟上,一艄公蓄势撑船,两黄衫人大致是一僧一道,或一儒一释,满月时分,细细欣赏,仿佛能教人听得到他们约略传来的吟咏与讨论。寥寥数笔,水汽氤氲,山石嶙峋,月影婆娑,情趣盎然,笔法老辣,诗情洋溢,让人赏心悦目,观之净心而又回味无穷。

  2006年创作的《正气思想者》,是孙少章以东北虎入题,画面上,一只东北虎伏卧于月夜疏松雪地里,目视远方,给人沉稳自信的赫赫威严。广漠的皑皑雪地,寒瘦老松更衬出老虎百兽之王的威武和正气。老虎目光炯炯,正凝神眺望远方,做深思状,这也体现了孙少章对于社会发展的正大之气深层思考与领悟。

  他画山水可谓游刃有余,那么又为何会躲进小楼画梅花呢?这得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孙少章在北京故宫博物馆购买到一幅“腊梅”卷轴,回家后,反复欣赏,倍受艺术魅力感染,再联想到自己深爱的一句诗:“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一时间感慨万千,仿佛自己既是一株凌寒独自开的寒梅,又是一树“只把春来报”的春梅。由此,孙少章入情画梅,渐成大家。

  2014年的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简称南京“青奥会”)。作为在南京举办的规格最高的体育赛事,“青奥会”有关组委领导希望将南京的元素融入到这场千载难逢的盛会,梅花作为市花,自然而然成为考虑对象。当时成立了创作组,由新金陵画派名家喻继高、毛逸维、盖茂森等人负责评审,官方已经邀请许多画梅名家创作,一时间,金陵城内可谓画梅高手云集,最后一致认为孙少章创作的墨梅饱含梅花精神,且其笔法独特,别有一格,具有强烈的精神情感和悠远的意境,官方最终选用了孙少章创作的《墨梅》。

  孙少章创作的一幅幅梅花图香动金陵,并且远渡重洋逸动世界。他画的梅花有骨力、正气,气度非凡,无论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还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抑或“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既有宋代画家仲仁的影子,将梅树枝干的虬曲、疏影横斜之神态勾勒得淋漓尽致,也隐约糅合了吴昌硕梅花用墨饱满的特点,这是一个绘画者自成一大家的必备要素,既有传统韵味,又有自己创新笔法,让不同种类的梅花谐趣盎然,风格迥异。就在不断绘制梅花的过程中,他也发现了人生的另一种境界,从前人吟咏梅花、绘画梅花的诗词与墨迹里深受梅香感染。

  有所入方能有所出 有弗为才能有所为

  在与孙少章老师交流过程中,孙少章反复提到传统,他一直坚持阅读,经史子集、老庄哲学、唐诗宋词无所拒绝。问他这是为何?他认真地告诉我们:“画画还不是我最喜欢的事情,我第一爱好是古典诗词,我平时也会有感而发,写一些诗作。”他坚信“腹有诗书气自华”。

  孙少章认为,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画家,必须拥有深厚的古文学功底,尤其是古诗词。古诗词具有养心润心、激发灵感、深化思想的功能。他的《红梅报春》就偶感毛泽东诗词《卜算子·咏梅》而泼墨而出,《疏影赋月》的灵感则来源于宋代词人吴文英创作的咏物词《暗香疏影·赋墨梅》,《江南春水暖枝头》显然与苏东坡的《惠崇春江晚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古诗词的积累,让孙少章不仅诗兴大发,而且画意有了更多更深的内涵。正如他所言:“发上下五千年文化内涵情美者,寓三教哲理具民族精神情怀”是可以成就大家的。

  但是从目前来看,很多人拒绝传统、害怕古典,究其原因,可能有一点是生怕“误入歧途”,一旦被传统框住,无异于作茧自缚。古典与传统似乎与当今的诗词一样,不受待见。这种问题的产生,可以追溯到到五四时期。五四时期的思想风暴席卷之下,很多人抛弃了传统,一味地向西方学习,造成了传统文化的根基出现动摇,而表现在现在度法中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沉迷油画创作之中。这种全然抛开传统国画的做法,也促使一部分人成功了,而且市场上被认可,引发不少新人跟风。孙少章认为抛开传统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他孜孜不倦地汲取传统养分,并从传统中顺利走出来。无论创作西洋画还是中国画,诚应如李可染所言:“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每一幅画作背后反映出的都是画家的精神状态,如何画画,借助怎样的题材抒情,都是反映画家心理状态的一种途径。中国画的表现注重诗意,极具浪漫情节,它既记录了画家的所思所想、审美情趣,也是画家对自己身处的自然、环境产生的一种情怀的表述。因此,孙少章认为一定要有画家自己的个性和面目,一旦个性被传统消磨掉,就走不出传统的窠臼了。

  现在画家几乎是没有门槛的,这就会造成拿个毛笔就是个画家的窘境。而一些画家急功近利的想法,也会为其判断传统中国画、传统文化带来错觉。因此,这种环境下,作为画家,应该从内心关注自己审美意识的形成。人是时代的产物,只有充分认识自己所生活的环境,把自己所经历、所吸收的当代性的有营养的东西糅合在一起,通过恰当的方式表达出来,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这也是跳出条框束缚、实现与时俱进的有效方法。

  融会贯通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有困惑才有修炼的意味。中国画有其自身的时代性,一方面,时代性是在文化和时代背景的推动下而产生,另一方面,不同时代画家所具备的文化视野和对文化艺术的热爱与尊重。作画其实就是文化与阅历的修为,是画家自身切身的情感的恰当表述。直面生活,笔墨自然具有时代性。只要画家面对时代,面对生活的情感足够真挚,不管技法是新是旧,这个画都是鲜活的,经得起推敲和时间的洗礼。

  孙少章曾跟我们饶有兴致地提出一个观念,他私下里把绘画艺术分为五类,分别是:纯审美艺术、学术性艺术、纯娱乐性艺术、励志性(启发性)艺术、政治性艺术。他援引齐白石、八大山人等人的画作,着重阐述了励志性与政治性的创作,认为绘画作品应该有一种绝对的高度,思想高度、意识高度,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停留在纯审美、学术性或者娱乐性的浅表次层,这样的作品在经历过时间地冲刷后,往往会光芒黯然。

  中国画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是中国人智慧和价值观的表现,创作必须要有中国的味道。中国画最难传达的也就是这种味道。而这种味道,每个时代皆有不同。如何表现时代气息,就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代人的历史使命,也是时代对艺术工作者的要求我们要做的,只是力求每一幅作品都是一个新的历程,达到一个新的境界。看孙少章的山水、花鸟、人物作品,很容易理解他对于传统的吸收,也能够看出他的锐意进取和创新。尤其是一幅创作于2007年的《暮耕还歇》图,初看画面,给人一种非常符合时代主题,天色向晚,暮耕回家,远山烟霭祥瑞,近处秋树婆娑,远处层林尽染,一派安居乐业、和平耕织的山村幸福生活。而《春风婆姨》创作的是一幅赶集(庙会)景象,画面上一片金色菜田,春色正浓、日暖土香,显然年代感更强烈一些,五个中老年农村妇女,一律以背影呈现,但是从背影中却能让人生发出对现代生活的欢喜。

  孙少章每一幅画作都力求具有深刻的寓意,这寓意是用来启发读画的人,从中获得一份未曾显现出来的味道与情趣。他喜欢鲁迅的文章,因为鲁迅的文章不仅仅是匕首和投枪,鲁迅的文章意韵无穷,什么时候品读,都能咂摸出新的滋味。他认为绘画亦当如此,这是一种别样的留白,非常可贵,值得推崇。

  同在屋檐相逢不识 真君子大隐隐于市

  金陵画派,是明末清初活跃于南京地区的艺术流派,以龚贤为首。据画史载,一般公认者有龚贤、樊圻、蔡泽、高岑、邹喆、吴宏、叶欣、谢荪、胡慥、陈卓等人。多以江南山水为表现内容。其作大多雄伟而秀丽,很具江南山水特色。

  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初,吕凤子、徐悲鸿、张大千、颜文梁、吕斯百、陈之佛、高剑父、潘玉良、庞薰琹等画坛名流曾云集南京,于是形成了新金陵画派。上世纪60年代,傅抱石、钱松喦、张文俊、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人,深受上述近、现代金陵画派的继承与发展影响较为深远,而他们在画坛的贡献突出,声名远播海内外,因而,新金陵画派得到进一步的壮大与繁荣。时至今日,新金陵画派是中国画坛最具影响力的绘画流派之一,各个时代更是人才辈出,大家灿若星辰。尤其是以喻继高、毛逸维(已故)、盖茂森、贺成、赵文元、华拓、孙少章等人为代表的一批杰出画家,更是将金陵画派的声望推至一个新的巅峰。

  社会上,有人敬称孙少章为“梅王”、“梅花王子”,而他只是笑着说,千万别这样称呼,难听!孙少章严肃地说:“画梅花的画家多的是,画的好的画家也多的是!远古的不说,当代的关山月,于希宁等等都是画梅花的杰出高手。”不仅如此,他还说:“艺无止境,何来之王!自称者耻,他称者俗!‘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乐在其中而已!”

  正因此,尽管孙少章声名在外,但和他相处几十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老邻居们却始终被蒙在鼓里,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个看上去已经老旧的居民楼里,竟然居住着一个大画家。谈及此事,孙少章仿佛是讲述别人的趣事。换做一般沽名钓誉的人,早就焦躁不安感觉被世界边缘化了,而他却觉得这反而是件好事,至少可以潜心作画、认真看书,不受外界打扰,精心刻意地做一个艺术之“墨匠”。

  贾平凹是蜚声文坛的著名作家,同时他在书画界也颇负盛名,很多人都希望得到他的字画。他在文章《敲门》里描述了自己不堪盛名之累:“人问我最怕什么?回答:敲门声。在这个城里我搬动了五次家,每次就那么一室一厅或两室一厅的单元,门终日都被敲打如鼓……我挡不住的是那些要我写条幅去送他的上级的人,是那些有什么堂会让我去捧场的人,或是他们什么事也没有,顺脚过来要解闷的,他们有的是闲功夫,上午来敲不开门,下午又来敲,今日敲不开明日再来敲,或许就蹲在门外和楼下……明代的陈继儒说过:闭户即是深山,闭户哪里又能是深山呢?”

  很多人在盛名之下,其实充满了无限疲惫。孙少章却不必遭遇各种敲门声,尽管也有,比如像我们这次去拜访,不过,更多的时候,是他把自己藏得很深,不轻易露面。他说:“画画是需要关起来门来静心静气创作的。”他还说,自己每天都至少画一幅画儿,如果哪天没有画,心里面就感觉不适应,就像虚空了,日子过得不踏实。他坦诚,早年绘画是为了情趣爱好,而如今子女早已成家立业,更多的是把绘画当做崇高事业来看待。画画的境界随着年龄增长、阅历丰富,对历史和现实的认知也就自然而然发生了变化,所以现在绘画,他沉稳刚毅、不急不躁,更多的是关照内心的精神的表达与体现。

  能够修炼到孙少章这样的境界,已然难得。更难得的是,孙少章也出席一些画展活动,但更多的是出席公益慈善的义卖。比如,他参加了2016年由中国国际环境文化促进会,中国环境保护国际交流协会共同主办,北京美锦诚国际环境艺术发展中心,北京盛世嘉诚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承办的4.22世界地球日暨中国著名画家作品公益巡展、2017年参加了中国艺术节基金会江苏书画艺术基金管理委员会为南京市中山小学捐赠建立“博爱图书馆”的义捐。刚进入2018年,他又远赴其他省市参加公益慈善活动,表现出不慕名、不惟财的高尚品质。

  行文至此,我再次想到王安石《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梅花向来不与其他花卉争春,向来不在乎身在何处,墙角也好,山间也罢,她就那么傲然绽放。而孙少章也显然不属于那种追名逐利的画家,他宁可隐居在都市最繁华的一隅,安安心心画他的山水、梅花、人物,平平淡淡的看自己的书,写自己的诗,养自己的精神。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从来不乏真正的名士,孙少章就是一位新时代的真名士。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数字报
 
 本站公告 更多>>  
 招商投资 更多>>  
 艺术收藏 更多>>  
 品牌推广 更多>>  
  本报记者 李代广 ...[详细]
关于企业家日报网 - 网站诚聘 - 版权声明 - 关于企业家日报 - 本网法律顾问:誉洲律师事务所 -
010-87721045 邮箱:qiyejia@vip.126.com 京ICP备:1304501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4903
技术支持:海大科技